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监狱文化 > 新生之路
不要因为“练胆”,让自己的人生输得很惨
阅读: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打开我的判决书,你会发现8名被告人中,大学本科学历的有5人,高中文化的1人。他们大多数人都已成家,已为人父,事业上,有的已经小有成就,有的即将采摘成功的果实。然而,这群人现在却跌入深谷,成为一名阶下之囚。这都是因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犯下了一个大错,那就是“练胆”。


2006年,本犯当时17岁,是一名在校高中生,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2012年刑满释放。回归社会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份稳定并且还算不错的工作,并且结婚生子,生活过得很是惬意。然而,2016年,当冰冷的手铐铐在我手上时,一切的幸福和安稳被打破了。因为在2006年犯罪之前,也就是2005年,我和其它7名同案还犯下了一个罪行,那就是“杀人练胆”。


当时,十六七岁的我们正处于青春叛逆期,一天不好好的上学,就知道逃学去上网吧、在外面鬼混。在此期间认识了一个比我们大几岁的社会青年,并拜其作大哥。正是在他的教唆和影响下,我们脚下的路,越走越偏。他常说:“出来混,就要敢打敢杀。”结果,在2005年的一天晚上,大家被他召集在一起,对一名男子进行砍杀,名为“练胆”。正是因为这次“练胆”让多年以后的我们悔不当初!


我是家里的独子,父母从小就很宠爱我,一家人感情也很好。可是由于自己的少不更事,家里人被自己连累得很惨。2006年第一次坐牢时,父亲病倒了。从我被送进看守所大门起,父亲就躺在了病床上,母亲不但要照顾父亲的吃喝拉撒,还要为我的事情操劳担心,一家人的生活从此变得十分惨淡。那个时候,母亲每半个月来看我一次,风里来、雨里去,母亲从来没有耽误过。2010年,我还在服刑时,突然传来父亲病逝的噩耗,当时的我一下就蒙了。母亲一个人把父亲的后事料理完,而我,除了忏悔和祈祷外,什么忙也帮不上。


2016年,因为2005年的伤害案,我又进入了监狱。刚开始,我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很大。母亲帮我请了律师,并叫律师转告我,家里有她在,让我自己坚强些。2019年初,噩耗再次降临,妻子告诉我,母亲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没几个月的时间了。我的眼泪就像水坝决了堤,控制不住往外流。又过了半年,母亲走了。在这半年里,母亲忍着巨痛,坐上几个小时的车,来看过我三次,一次比一次瘦,一次比一次脸色更差。我叫她别来了,这么远的路。母亲却说:“趁我还能走得动,再来看一看你,看一眼,少一眼。”这一眼却成了永别。


母亲这辈子真的很苦,她为了我和我的父亲,付出了她的全部。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也没能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就犹如针扎,呼吸也会迟滞几秒。幸好有监区警官们的帮助和开导,让我的内心尽早地从死胡同里走了出来。


时光荏苒,我已不再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了,那些触及灵魂的教训,历历在目,是警醒更是鞭策。而对那些身处叛逆期的懵懂少年,我想说一句:我们的人生还很长,不能因为“练胆”,让自己的人生输得很惨。


失足未必千古恨,今朝立志做新人。我的未来,一定不让身边人再失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