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工作动态 » 工作动态

中央电视台播放在第二女子监狱拍摄的《忏悔录-轻舞飞扬》

  • 字体:
  •     
  • 阅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9月22日晚20:07 

CCTV播出《忏悔录》特别节目《轻舞飞扬》

讲述了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

90后女警和罪犯之间的故事

精彩内容

      本片从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文艺队的日常改造生活的角度切入,展现了几代监狱民警在对罪犯的改造过程中的付出,记录了监狱人民警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的场景。

《轻舞飞扬》

01

青春年少,负罪改造。

高墙之中,灵魂救赎。


(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演出大厅,一群女孩子在拍照留念)

  这样的场景在普通人眼里早已经司空见惯了,可是对眼前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们来讲,却是非常难得的一次经历。这个留影,对她们中的某些人来说,也许是自己一生中,青春岁月里仅有的美丽记忆。

  她们的身份都是正在服刑的罪犯,余刑长短不等,有的还在十年以上。对她们来说,这样的照片留下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因为她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愿意把自己年轻时穿囚衣的照片保留下来。


杨茜:每次在外面演出的时候我都会给她们拍照,然后跟她们讲:“等你们刑(满)释(放)的时候,我就把照片留给你们带回家,记录一下自己所经历的这些,记录一下自己最美好的时候。”    

  杨茜,1991年出生,二十岁时入伍服役于空军某部队,退役后于2015年11月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工作,现任三监区民警。 

就在几天之后,杨茜将带领文艺队的队员们在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大礼堂的舞台上,向贵州全省监狱系统的民警和罪犯进行表演。这一次表演,将通过监狱内部网络直播的形式,在监狱系统的各家单位实时播放。


就在杨茜带领队员们进行训练的同时,一个身着便装的大姐在民警尚梅的陪同下,进入了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的大门。她的名字叫黄翔,是专程来看望这些文艺队队员们的。

 文艺队的队员们,见到黄翔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抱着她哭,每个人都哭得稀里哗啦的。看见她们流泪,黄翔的泪水也忍不住流了下来,看得出来,黄翔和这些队员的感情是很深的。

  黄翔曾经也是女二监的一名监狱警察,如今已经退休3年了,这个文艺队里的许多人,都是她一手训练出来的。也就是说,黄翔是这个文艺队的前任队长。为了这次演出,黄翔被监狱专门请回来给文艺队的队员们做演出前的指导。

  那个一直拉着黄翔手不松开的队员叫马道竹,是当初黄翔带过的老队员之一。

罪犯马道竹:其实当时刚刚入监的时候,我挺彷徨的,也挺迷茫的,就找不到方向,然后觉得自己刑期那么长啊,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刚进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就是没有活的希望那种感觉。

  马道竹当初犯的是诈骗罪,她是因为喜好打麻将赌博,为了翻本,竟然编造谎言向朋友们高息借钱,可是没有想到输的钱越来越多,欠的钱也越来越多,最终无法偿还。2013年8月22日,马道竹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来到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服刑。

队公开演出的一个名为《新生》的舞蹈中,马道竹作为领舞,     在舞台上演绎着自己曾经不堪回首的过往。当时进来的时候还是挺叛逆的,什么事情都要跟同改争,还有脾气也不是很好,大吵大闹的,甚至还和同改打架。直到进入文艺队,黄警官带我们之后,在黄翔的教育引导下,改变自我,积极改造。黄翔对队员们像妈妈一样耐心细致,不论是在思想教育上,还是在舞蹈训练中她都是这样的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教她们,她的舞蹈风格偏向于民族舞。

杨茜因为当兵出身,有着坚韧的性格,作风硬朗,经常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茜哥”,她的舞蹈偏向于爵士舞。

由于黄翔和杨茜在管理风格上的差异,当初两人刚刚交接工作的时候,文艺队的有些队员感到了一些不适应,甚至还因此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02

相同的年纪,不同的身份

九零后的警官和罪犯之间会有怎样的故事?

因势利导,一人一策,

警官用心去找回那些迷失的心灵。

由于个别文艺队的队员不能适应两个警官不同的管教风格,冲突就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这一天,一节训练课刚刚结束,老队员何娜不打报告私自喝水的举动,引起了警官杨茜的注意,立即进行了批评教育。而何娜因为觉得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觉得自己委屈,从而顶撞了民警杨茜。

罪犯何娜,1991年出生,2013年2月13日凌晨2时,因为她吃饭时,与别人发生争执,觉得自己受了欺负,于是打电话喊两个弟弟过来帮忙,最终导致了伤害事件的发生,还连累了自己的两个弟弟犯罪入狱。何娜自己也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12年。

  民警杨茜:因为我是当兵的出身,我觉得就行为养成嘛。对于一个人不管是工作上生活上都会有很大的影响,我和黄翔的管理方法可能有一些不一样,这个事情让她有点抵触情绪。

同样都是九零后的年纪,杨茜与何娜,她们虽然不同的身份,但是性格上还有一定的共性的。罪犯何娜在文艺队队员面前当众的言语冲撞,让杨茜警官一时也觉得下不来台。杨茜决定用冷处理的办法,先让何娜在一旁冷静冷静,她自己也能够利用这个时间平复一下情绪,整理一下思路。

杨茜认为从一点一滴的行为上矫正像何娜这样的罪犯,其实是在磨练她们的意志,去掉她们心中那些负能量。经过三番五次与何娜进行个别谈话,慢慢的何娜也能接受杨警官的想法,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何娜在后面的改造中表现优异,还当了文艺队队长,在生产上面,能够做出很符合标准的成品。

经过这件事,杨茜也意识到了自己处理事情上还有不足的地方,她虚心向黄翔请教,黄翔也耐心的将自己几十年的管教经验悉数传授给她。

黄翔和杨茜她们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她们都是监狱系统的子弟,黄翔家有两代人从事监狱工作,而杨茜已经是第三代监狱人了。在黄翔和杨茜的共同努力下,文艺队的队员们都平稳度过了适应阶段。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2016年9月,黄翔到了正式退休的时候了,监狱里年轻的同志自发来给老大姐送行。黄翔在退休后,给她能联系上的文艺队刑满释放人员建了一个微信群。虽然退休了,她还是一样关心那些曾经教育改造过的人。

与此同时,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的杨茜警官,也在积极想办法,让文艺队的队员一个都不掉队,她的目光注意到了一个叫杨正行的队员,1983年出生,2016年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她已经有几次劳动定额没有完成,

罪犯杨正行:方大找我谈过话,教育过我,讲的时候,我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嗯,知道自己错了,但从来没有去改过,没有从内心去真正的感悟嘛。


方江兰:作为她们犯人来说,每个月都有劳动定额,必须要努力的,要努力的通过自己去流汗,通过自己去认真对待,才能够完成考核。

像杨正行这样表面敷衍、内心不以为然的行为,也正说明了监管改造工作的难度。如何能够把监狱工作真正落到实处呢?司法部长傅政华在全国监狱工作会议上提出,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五大改造”新格局,已经为监狱工作指明了方向。

  吴局长:我们在落实司法部这个五大改造这个要求之后,特别是我们贵州监狱局的我就思考,因为我既管企业,也管这个劳动改造处,就把监狱企业这个生产,融入这个劳动改造,政治改造这个要求里面,组织这个生产,就把监狱企业组织犯人劳动这个部分,就不以追求经济效益为目的了,就以追求对犯人的改造作为目的。

  吴成群  副监狱长:作为我们搞改造的人,就是如何把她们那些被泯灭的,人性里面积极向上的东西。在现有的条件下,尽可能的给它发掘出来。成为她们改造的动力。

作为三监区监区长的方江兰觉得有必要采取措施,督促杨正行的改造,同时她还发现,杨正行性格上的缺陷也在最近表现得尤为突出。

民警对罪犯的改造,往往都是因人施策,这样就需要从杨正行的实际情况入手,促使她积极改造。可是,民警们发现,杨正行似乎对什么都显得满不在乎。经过对杨正行的观察和分析,民警们发现杨正行非常喜欢跳舞,她的这个爱好,会不会是一个转变杨正行改造态度的突破口呢?

于是方江兰就想到了一个特殊的办法,她打算将杨正行暂时调离文艺队,希望能通过这件事来刺激她,从而让她重新振作起来。 

离开文艺队,相应的文艺队的待遇就没有了,杨正行的长头发也将被剪掉,她虽然舍不得,但是也只能服从监区的安排。当真正要剪去自己的长发时,杨正行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随着头上的秀发一缕一缕的飘落在地上,民警们知道,此时杨正行的内心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个时候,她需要更多来自周围人的关心。在民警的耐心帮助下,杨正行端正了改造的态度,在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她顺利地完成了生产任务。

 高云:就是让她们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然后接着让她们参加劳动生产,在劳动的过程当中,体验美

为了全方位的提高罪犯的审美意识,监狱文艺队的队员们还进行了瑜伽的练习,民警尚梅认为,这样有利于罪犯缓解压力,促进改造。

跳舞也好,瑜伽也好,完成劳动生产任务也好,这些都是为了一个最终目的,对罪犯进行改造。

  吴成群 副监狱长:这个监狱工作,不管是当初最早的工作方针,以改造人为宗旨。还是提升到总书记提出的,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是要达到把我们目前的改造对象,改造成一个合格的公民。


03

分级处遇,染黑她的白发,点亮罪犯的心灵;

劳动改造,学好专业技能,期盼重做新人。

  表演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文艺队的队员也在抓紧训练。马上就要进入彩排阶段,李洪警官正在给文艺队的队员们化妆。每一次演出化妆时,她们都会很兴奋,很高兴,希望演出完不要先洗掉,就让她们美一天,美美的一天。

爱美之心 人皆有之。许多中老年罪犯,在犯罪入狱前有把白头发染黑的习惯,进入监狱之后不允许染发了,新长出来的丝丝白发,更让她们显得苍老了许多。

    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从改造罪犯的实际出发,抓住女性爱美的特点,实行了一套分级处遇办法,让改造表现好,符合规定条件的罪犯,能够有一定的待遇,将自己的白发染成黑色,一监区的罪犯杨世珍就是一个典型。

贾渝:她自从染发以后,她丈夫来看她,一下子对她就很有信心。

  罪犯杨世珍:老公来接见的时候,偏着脑袋在看,我说你看什么呀,我是不是不一样啊,他说头发怎么都黑了,我说这是我们监狱给我们的奖励,表现好的都染一下,我说我们还开玩笑的,我说,染了头发年轻了十岁,所以说,你是不是要多等我十年,他说十年,一辈子都要等,别说多等十年了。 

杨茜带领文艺队的队员进行刻苦的训练,都是为了这一次贵州监狱系统服装技能大赛的颁奖典礼,在李洪警官的带领下,贵州省第二女子监狱组成了劳动竞赛小组,她们加班加点设计制作参赛作品。

这一次,李洪带领的团队得到了设计制作的几个奖项,其中罪犯薛冬梅更是获得了几项个人奖。

  让方江兰更为吃惊的是,得奖后薛冬梅主动找到她,提出要把自己得到的几千元奖金捐出来,给需要帮助的人。她能有这种思想认识,确实也是体现在教育改造罪犯当中的一个重要成果。方江兰很欣慰,因为能够看到自己的辛勤付出得到了回报,罪犯真心地悔过,这就是她们新生的开始。

  吴局长:通过劳动改造这个手段,让罪犯第一个成为一个有劳动技能的人;第二个成为一个把他好逸恶劳这些习惯改造之后,成为一个劳动素质比较高的人;最后一个呢,要成为一个守法的公民。


-----

-----

 在监管改造的第一线

还有许许多多像杨茜这样

普普通通的监狱民警

她们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上

以自己不同的方式

正在向着共同的目标

砥砺前行

分享:
0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