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官文苑
我的岗位我负责,我的家人请放心
阅读: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我在家里,基本上都听我爱人的。在生活中我事事让着她、宠着她,我觉得是作为一个丈夫应有的胸怀和责任。可是有一次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我没有再让着她。

有一天她突然问起我,你们监区是不是有一个犯人叫某某某?当时我一听到这个名字,我脑海中瞬间就把这个犯人的信息过了一遍。这名犯人是一名涉黑犯,户籍所在地和我爱人是同一个地区。所以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我说是啊,谁告诉你的?她说是她一个同学跟她说的,这个犯人是她同学的亲戚。听到这时,我就无奈的摇了摇头。果不其然她下一句就说了,我们同学希望你照顾一下他亲戚,给他调换到一个稍微轻松点的劳动岗位。我当时一听眉头就一皱。随口说了一句,我就是一名小干警做不了主。她一听我回答挺敷衍的,就立马怼了我一句:你平时不是自诩在单位如何能干吗,领导多么器重你,现在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我没有压住火气,立马冲她吼到:“当初你嫁给我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这个工作性质,今天看似是小忙小事明天就有可能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你看不起我不要紧,但请你正视一下我作为一名警察应有的职责和底线。”

罗珣.jpg

现在看来,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但其实当时我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不是后悔我说话的内容,而是后悔我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不过好在在耐心的沟通下,她也终于理解了我。

很多人常说对工作负责才能干好工作,其实对家人的负责也是我们干好工作的必要条件,有时候对于作为执法者的我们来说甚至更重要。作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公正执法和廉洁奉公的品质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工作中经历了很多人和事之后,才不断的成长和蜕变。

在我刚参加工作时,我就遇到了这样一件事。一次一位女同学请吃饭,还叫了其他几个同学,酒过三巡之后。这位女同学的表哥突然起身说,他是在外地做茶叶生意的这次过来特意给大家带了几包他们所做的茶叶,也希望大家能帮忙推广一下。面对这种要求,我们几个同学都没有推辞的就答应了。接到茶叶后我随手打开一看,怎么里面有一沓钱?看着我惊愕的表情,那位女同学立马向我说到,她表哥的父亲因职务犯罪现在我们监狱服刑,希望我平时能多照顾一下。听到这,本有三分醉意的我顿时就惊醒了。我下意识的就说,这钱我不能要。看到我拒绝女同学的表哥立马就说这钱不是给我的,是让我在方便之余买些东西带进去,给他父亲改善一下生活的。看着我一时没答应他们也不急,再次邀大家继续喝酒。

可当时的我哪还有兴致喝酒。情急之下,我借着上厕所之际打电话给了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告诉了他我现在的处境。半个小时后,房间门突然被敲响一个服务员将一盒东西送到了我手中。在大家好奇的眼光中,我提着手里的东西对着女同学的表哥说这是我们都匀的毛尖茶,这次来吃饭车上正好有两盒,送给远道而来的表哥,表哥的心意我心领了,饭钱我已经结了,今天见到大家非常开心!说完我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临走前,我感受到了我身后充满了不解、无奈、尴尬、嗤之以鼻各种复杂的目光。

走到饭店门口时我看到了那让我信任而又熟悉背影,我走上去对着他说:“爸,我们回家。”说到这,大家也许就明白了,这次替我解了围的正是我的父亲,茶是他帮我带过来的,饭钱也是他帮我结的。

回家的路上我问父亲,我就是一个小干警,他们怎么费那么大的劲来找我帮忙?父亲说道:“正是因为你小,还年轻,参加工作时间短,往往面对一些人情世故和诱惑时,难以抵制住,而且你别忘了那句老话,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在父亲的话语中,我感受到父亲的爱和鞭策,我感激地对父亲说:“爸,谢了。”父亲却突然笑着说:“那以后老爸零用钱不够时记得紧急支援哦。”说到这我们父子俩很默契地哈哈大笑起来。因为我爸和我一样,在家里老婆说了算。

罗珣

在监管改造的工作中,我们监狱虽然是没有战场的硝烟,但是与黑暗中的黑恶势力斗智斗勇从未停止过。打击、拒绝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更是作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整个家庭的责任。

如果你现在问我责任是什么,我想说的是责任是家长在孩子陷入迷途时的无私守护,责任是你的家庭和你的爱人在面临困难和抉择时的勇敢担当,责任还是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面临危难时的挺身而出……责任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说的就是一种责任,但是我一直坚信,如果一个人,他不愿对他的小家负责,他也就无法对大家负责,他更不可能对国家负责。

有人说责任是一种负担,是,你嫌弃它时,你害怕它时它就是一种负担,但是如果你把它抗在肩上,它就会成为你前进的动力,成为护佑你的盔甲,成为你灵魂的追求,让我们每一个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能成为勇于担责的人,特别是我们年轻人更应该勇敢地去找一个对你负责的好爱人,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在这个美丽而安定的国家里收获一份满意的工作,一份美满的爱情,和一个幸福的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