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改造动态 » 新生之路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刚刚夏至,天气还没能完全热起来,但六月正午的阳光,已有些许灼人的味道。

钱犯坐在候诊区的凳子上,小心翼翼偏着身子,躲避着屋檐处漏下的亮白阳光。

“这太阳太晒了,喘不过气。”

她一边擦着额头的虚汗,一边虚弱地冲我笑,嘴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天气。

这是这个月她第三次来医院看病了,和前两次一样,她胸闷、气喘、虚弱,瘦小又孱弱的身体畏畏缩缩,缩在候诊区的凳子上,看起来很是可怜。

“钱某某”

医生在办公室喊她,钱犯有些神经质地站起来,挺直腰背答了一声“到”。但她却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揉搓着自己的衣摆,凹陷的眼睛定定看着我,像个无辜的孩童。

“快进去看病吧!”我有些无奈。

“哦”她一摇一摆进去了,眼睛还在往我的方向瞄,我跟着走进去,就听那个年轻的女医生说“你又来了啊。”

钱犯低着头,蚊子似地答了声“嗯”。

“你今天还是去抽个血吧,不抽血具体情况我们也看不出来。”

钱犯猛地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好半天,她脸都涨红了,才憋出一句“抽不出来的。”

我记得前两次到医院看病,钱犯就抽过血,医院里医生护士轮了一圈,最后也没能从她干瘪的身体里抽出血来。那条布满陈旧疤痕和针孔的胳膊,就像被晒枯了的草木,连一丝水分也没有了。

她有二十几年吸毒史,最近几年慢慢发展到注射。身体里的血管脆弱而腐朽,和她的身体一样岌岌可危。因为反复的心悸气喘,她开始不断进出监狱医院,但这具身体,已经被毒品腐蚀到,连血常规也做不了了。

“抽不出来也得抽,你还要不要命了。”医生冷下脸,开了单子,递到钱犯面前。

钱犯的手有些抖,拿着那张单子,无助地看了我一眼。最后也没能说什么,径直往抽血的窗口去了。

一会儿就听到那边在换医生,窗口后边忙忙碌碌换了三波人,钱犯就坐在抽血的凳子上轻轻地打着摆子。露在外面的胳膊又细又干瘪,皱缩的皮肤看起来有些骇人。

“我说了抽不出来的。”她开始小声嘀咕,眼睛茫然地看向我“警官,我说了抽不出来的。”

“别说话,配合医生,再试试。”我试图安抚她。

“我知道抽不出来的。”她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眼泪忽然毫无预警地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我好后悔啊,我不应该碰那个东西的。”

压抑在她身体里的畏缩似乎一下子消失了,衰弱的女子抬起头来,泪如雨下“我真的好后悔啊,警官。”

六月的阳光晃得我的眼睛有些疼,我想起她来看病时小心翼翼躲避着阳光的动作,想起她战战兢兢看着医生的样子,不仅仅是因为病痛虚弱,还因为对生命的惶恐。

当针头一次次扎进去却再抽不出一滴血,那种直面死亡的恐惧,才真正攫住了她的心脏,让她透过一切甜言蜜语的虚妄,看到了毒品面纱遮掩下剧毒的獠牙。

从她开始吸毒,她相继失去了父亲、丈夫、儿女,最后是和所有人的决裂。在反反复复地强戒和放逐中,她以为自己已经被毒品摧毁了所有,再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然而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最不可失去的,还有自己的生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