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队伍建设

#警官文苑#爱的感悟

   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从被发现出现在母亲子宫里的那一刻起,就被爸爸妈妈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然后慢慢的在妈妈安全又温暖的子宫里,长出好看的眉目,长出灵活的四肢。

    在所有孩子的眼里,成长似乎是一个很矛盾的过程,一边埋怨一边思念。你几乎每天都会埋怨母亲对你的责教,不好好吃饭她会说一通,不好好写作业又有一堆的道理,不做家务就要被上思想课,所以那么一段时间里,母亲总在教育你,而你总在埋怨她,渐渐的这个过程走到尾了,你长大了开始学会了独立生活,有了机会去到离父母很远的地方读书或者工作,财务自由,人生自由,无人管教实在甚好,但却开始了对母亲的无尽思念。

   我是一名监狱警察,与多数人一样,前十八年一直待在母亲身边,直到上了大学,才离开她到别的城市独自生活,从埋怨到思念,这个转变发生得很突然,后来毕业了回到了妈妈身边工作,每天下班回家都可以见到她,吃到她做的饭菜。

    但慢慢的我发现我与母亲虽然克服了空间上的问题,但现在却有了时间上的难以逾越,每次上班忙得焦头烂额,吃饭也不回家,就在单位吃快餐,后来通过考试,来到广顺监狱工作,一周只能回一次家,唯一能与她交流的时间就是周末,但因为仍然会有其他事要做,所以仍然相处时间很短。

    印象最深的是在单位的第一个春节,第一年是我值班,春节回不了家,只能在单位待命,我是一个内心对家庭对母亲很依赖的人,这种依赖转化为情绪,在家家团圆的情绪催化下,就不争气的一直流眼泪,我印象中的每一个春节,母亲都会把一切过节需要的东西打理得井井有条,推豆腐,做年糕,泡勺粉,腌腊肉香肠,好吃的糖果,即使那时候家里没钱,买年货的时候都是要从家里拿几只鸡背几十斤米去集市卖了,卖的钱当场办年货,即使这样,我们的新衣服,压岁钱却一次也没有落下过。

    母亲在我的心目中有一个很伟岸的形象,是慈母也是严父,直到工作的第一年在单位无法在家陪她过春节,第二年结婚了在婆家也没有在陪她过春节,才发现不知不觉那么多年走过来,我已经缺席了两次母亲认为很重要的节日,小时候,这种节日如果缺席了母亲,我是无法接受的,但是现在我长大了,缺席的倒成了我。

   这或许就是子女的无奈,工作成家,最后慢慢的脱离父母的管教和琐碎的爱,直到现在我成为了母亲,才真真切切体会到那种母亲对孩子入骨的爱,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孩子,再看着孩子一点一点的长大,最后看着孩子一点一点的走远。


分享:
0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