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队伍建设 » 警官文苑

致敬三监区里的“老顽童”和“老黄牛”

走进海安监狱三监区,你一定会遇到这样两位特别的老民警。一位名叫杨秀林,没事时总爱和年轻民警一块开玩笑,心态年轻得像个孩子,所以人送外号“老顽童”;另一位则截然相反,他的名字叫陈俊生,性格沉稳踏实,工作时不苟言笑,再闹腾的同事见了他,也只敢恭恭敬敬喊一声“陈伯”。两名老民警虽然性格不同,但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默默无闻奋斗在监狱工作第一线。在他们身上,展现着老一代监狱人民警察无私忘我、踏实奋斗的敬业精神。

“老顽童”的故事

记得我初到海安监狱,第一天值夜班便是和“老顽童”杨秀林一块儿。他操着一口浓重的地方口音和我这个新民警说着监狱工作一些基本要点和注意事项。后来,我听别人说,这个“老者”名叫杨秀林,贵州都匀人,原先在丹寨监狱工作,1998年时分流到了海安监狱,这一来便是二十一年。这下我才明白,这个爱笑爱“摆白”(聊天)的老者,原来是个监狱工作经验丰富的老民警。后来渐渐地,他跟我聊了很多,聊如何开展计分考核,如何有效管理犯群,如何分辨罪犯的真实意图,还有以前的监狱管理和现在有什么不同。他对我说,1998他刚刚来到海子农场(旧称),当时的监狱模式是外役制,过着自收自支的苦日子。常常是一个民警带着几十上百号罪犯外出劳作,不仅要时刻留意是否有脱逃意向,而且民警自己也要学习掌握相应的工种技能,防止罪犯偷奸耍滑。后面辗转带领“外役队”罪犯修过路,建过房,进过化工厂,凡是辛苦的活一样没“打脱”(错过)。他说,工作虽然辛苦,但是要学会给自己“解压”。刚上班没多久,杨秀林就花了近一个月工资买一台收音机,这便成为他当时快乐的源泉。每天下班后听听小曲,时不时跟着哼两句,足以缓解一天的劳累。他还向我分享自己上岗证上十年前帅气的面容,这十年来,由于高血压和痛风,每天不间断的药物导致杨秀林身体有些浮肿了,同照片上英俊的面孔“胖”若两人。他嘿嘿一笑:“岁月是把杀猪刀,这把刀抹去了我的帅气,却为我留下了作为监狱人民警察的光荣。”

IMG_0744.JPG

由于长期辛苦工作,杨秀林饱受痛风的折磨。有天夜里值班,他突然痛风发作,疼得龇牙咧嘴、冷汗涔涔。同事们都劝他去休息,他摆摆手,表示要坚守岗位。“在岗一分钟就得履职60秒,轻伤不下线。你们与其劝我,还不如同我说话转移注意力”。伴随疼痛折磨的漫长一夜过去,杨秀林走路都已一瘸一拐,却依旧向同事们打趣道:“如今只缺把拐杖,不然你看我像不像八仙过海中的铁拐李。”

IMG_0747.JPG

这位“老顽童”跟我们年轻民警一样的工作时长,一样的值班模式,每天勤勤恳恳在劳动现场巡查,管理着分监区后勤工作,从未有过一句抱怨。反倒经常乐呵呵地开导疏解因工作压力大而闷闷不乐的同事。闲暇时同我们年轻民警说笑,给枯燥的工作带来不少乐趣。看着这位“老顽童”哼着小曲在劳动车间巡查的背影,总能莫名让人感到愉悦。

“老黄牛”陈伯

陈俊生也是海安监狱三监区一名老民警,早先在晴隆监狱工作时同罪犯一起下矿井开矿。也许是当时艰苦的环境,造就了他如今坚韧不拔的性格,2009分流到了海安监狱,距今也有十个年头。在我印象中,他每天早上总是第一个到分监区接班,像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总想着如何把工作做好。陈伯负责分监区后勤,劳动工具由他管理。往往还未开工,他就已经在劳动现场巡视着。查看工具链化是否牢固,生产现场是否有安全隐患。他所在的分监区从事假发生产劳务加工,时常涉及到钉子和剪刀一类危险工具。陈伯每天都对劳动工具进行清点,对无法固化、临时使用劳动工具建立专门的台账,确保所有工具的使用和收回都“门清”。收工后,陈伯总会留下来反复查看账目,核对工具归还登记是否完备。有一天收工后,陈伯清理工具时发现钉梳上有一枚钢钉不在了,这立刻引起他的警觉。于是发动分监区民警和罪犯一起找。有人抱怨一枚钢钉而已,没必要这样兴师动众,但是陈伯并不理睬,最后终于在一台机器下找到这枚小小的“隐患”钢钉。我问他有必要如此费尽千辛万苦寻找一枚小钉子吗?他回答到:“凡是对监管改造工作有影响的事,无论大小,一定要扼杀在摇篮中。现在只是一枚钉子,但如果不重视,以后就可能丢一块刀片、一把剪刀。监管安全工作要防患于未然,因为一旦疏忽了,这些工具被罪犯私藏,就会是他们自伤自残和危害他人的利器。”闻此,我不得不为这位工作一丝不苟的陈伯点赞。

IMG_0749.JPG

陈伯虽然固执,却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他乐于尝试和学习新鲜事物。监狱来了新民警后,依照师带徒协议,陈伯多了一名新民警徒弟。在带徒期间,他不仅把自己多年的监狱工作经验倾囊相授,还常虚心向新民警请教电脑知识,常常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电脑前如认真上课的学生一般研究着。“现在年轻人懂的比我们多,思想也灵活,我要多向他们学习新东西,才能跟上监狱发展的步伐”。

2019年元旦节,刚值完班的陈伯正准备休息,得知一名本该赶回来接班的民警由于大雪封路,被堵在返回的高速上动弹不得。眼看着监区警力不足,陈伯自告奋勇,主动提出帮同事顶班。领导担心他年纪大了身体会吃不消,他却摆摆手,说道:“我老头子身体好得很,让返回的小同志别着急,慢慢回来,天冷路滑,安全最重要。”就是这样一位平日里话不多的老民警,凭着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一副古道热肠,成为三监区同事心中踏实可靠、饱受尊敬的“陈伯”。


“老顽童”杨秀林与“老黄牛”陈俊生如今依旧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们是海安监狱默默奉献的许多基层民警中平凡的两个人,但是他们吃苦耐劳,不计较个人得失的精神又是得他们如此不凡。正因为有他们这样优秀的监狱人民警察存在,才使得海安监狱实现连续12年“无罪犯脱逃、无重大狱内案件、无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无重大疫情发生”和25年“没有罪犯自杀死亡、没有毒品进监、没有罪犯食药品中毒事件”的持续安全稳定好成绩。杨秀林与陈俊生两位老同志,就这样在平凡的岗位上,用实际行动诠释监狱人民警察的忠诚和担当。


分享:
0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