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队伍建设 > 警官文苑
烟雨凉都
阅读: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六盘水素有凉都美称,就算酷暑,也凉爽之极。入冬以来,就被一层薄薄的雨雾笼罩,天空也显得很低很低。虽不如北方的冬天寒冷,但丝丝的凉意,凉都人民也不会放过毛衣与棉衣,从立冬以来,似乎都随身而伴,偶尔有几位耍帅的小伙,会穿上薄薄的长袖,也是显得骨头紧缩,身体似乎在欺骗衣服。

今天调休,在家赖床到十一点过,这也是难得的惬意,起床,胡乱拨弄了一番,随心做点午饭来当早餐。因为不是周末,妻子正常上班,自己吃的也随意了许多。饭毕,想起了前几日刚下映的电影,早已想看,一直没空,这就在家里看了起来。

今日刚好窗外朦朦冬雨,关上窗,也还能听到檐上雨滴,敲打房东自己加的铝制板声,滴滴答答,伴着一两声不守交规的车鸣声,看着半新半旧的电影,和着这有趣的窗外声,有时竟以为是电影的伴奏,也是相当有趣。

看完电影,已是下午时分,就想出去走走,也想去看看妻子刚换的工作环境。妻子由于迁就我,辞掉了贵阳的工作,来到六盘水,她说,这样才是一个家的模样,赚钱多少无所谓。

妻子的新公司是在湿地公园,一个建筑公司,公交车二十分钟就到,我是特意提前去的,也想去湿地公园走走,等她下班。细雨一直下着,一是嫌麻烦,二是感觉没有必要,所以没有带雨伞,湿地公园的植被很好,显得格外的冷上几分,只身闲逛,就没理会头发湿润,走上了细雨中的彩虹桥。

师院的校舍在朦胧的雨中,也罩上了朦胧的雨衣,较远处的建筑,若隐若现,湖面一直在小雨中跳着舞,近岸边的芦苇丛中,几对戏水的鸳鸯,浪起圈圈波纹,时而会打乱湖面的舞蹈节奏。鸳鸯不时地轻拍着水,时而快速跑过水面,也有两只调皮的在芦苇丛中进进出出,追追打打,有时还会拨弄芦苇枝头,把芦苇枝压弯如弓,又跳向湖面,好不快活。

走在彩虹桥上,由于是雨天,此时的彩虹桥没有了来来往往散步的人群,我一人独享这朦胧烟雨。远处的梅花山,隐约能看出大概轮廓,索道挂在山间,似乎还在行走,应该也是有来往的旅人如我一般在享受这别致的美景。

行着,有几只仙鹤竟在我眼前起飞,这是我起初没有注意到的。因为是一人,伴着淅淅沥沥雨打湖面之声,可能他们也没有一早发现我,加上烟雨,也短了视线。原来,他们是站在桥的栏杆上小憩,看到我一人,也不以为然,走近了,可能有了威胁,才懒散着敷衍地飞向较远处,改变一下站姿。这时,我才注意,桥的两沿围栏下方,早已有了许多白色粪便。再走几步,又惊飞了更大胆的几只,有的飞往岸边的芦苇丛,有的则往下,又歇在水泥的桥墩上,也没有再理会我,我也没去管他们。

下了桥,在岸边的小径上,也会遇上一二行人,他们撑着伞,其实我觉得,这样的细雨,是不需要打伞的,这是我的想法。他们手里拎着刚买回来的菜,往师院走去,不到一分钟,回头看时,他们已消失在雨里。

岸边的小径,是平日里的跑步道,现在少了运动的人。两旁立着好几块标注距离的牌子,跑道的另一边是一个小池塘,边上立着的牌子上面刻着一台跌水四个字,我好好读了好几遍,也不明大意,就是觉得非常有诗意,也不去再管它,应该就是这个小池塘的名字。一台跌水就算不懂,也觉极好。

再给妻子打电话时,她快下班了,由于是冬季,天也暗得快,遂往妻子公司走去,到了马路上,才看到建筑工地上下班的人来往,热闹了起来,也有了许多谈话声。此时我才发现,头发早已湿润,然而穿得多,也没有感觉寒冷。妻子说:也不知道带个伞。说着,给我弄了几下头发,一起撑着她随包带的雨伞,我们往回家的方向,走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