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工作动态 » 新闻动态

咨询师的角色扮演

  • 字体:
  •     
  • 阅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咨询师8.jpg

从离开课堂到真正投入监狱开展服刑人员心理矫治工作,我接触了许多典型的个案,在咨询过程中我逐渐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心理矫治风格,同时也总结了一些个人的经验,这些点点滴滴都帮助我有效的开展了一系列的矫治工作。下面浅谈本人的一些工作心得。

服刑人员心理矫治作为心理矫治的一个特殊种类,我发现大多数人的结论是服刑人员心理矫治的特殊性在于矫治对象,但我认为不仅如此,我们忽略了咨询师的身份是监狱民警。日常活动中可能双方处于对立面或者是单纯的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我认为要有效的开展服刑人员心理矫治工作,应该多花心思在两者的身份中找到平衡感,找到短暂打破隔阂的缺口。可是在实际工作中,局限性仍然很大,比如:民警穿着警服,服刑人员穿着囚服来开展心理矫治;女性咨询师在男犯监狱做心理咨询还需要相应的戒护措施;服刑人员文化程度普遍偏低,认为去做心理咨询就是脑子有病,害怕被人笑话等等的客观因素都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心理矫治工作的质量,部分服刑人员可能掩饰性较高,最后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整块工作显得很被动。

正因如此,咨询师的技巧显得格外重要,我认为我们的监狱心理咨询师应该多花功夫在如何让矫治对象放下防备心理,让其得到心理上的解放、愿意开口、主动袒露。所以学会对症下药至关重要,咨询师在谈话中扮演对方需求的角色,可能会事半功倍。比如我作为一个青年民警,在面对青年服刑人员时,我常常扮演的是他的朋友,在一些学业、恋爱、社会适应、复杂人际关系的话题上找到切入点;在面对中年服刑人员时,我常扮演的是个晚辈,与其共同探讨社会及家庭的重负和压力、子女抚养、事业方面等问题来打破其防备心理;在面对老年服刑人员时,同样是一个晚辈,老年服刑人员与我年龄差距较大,在面对年轻咨询师时,要想其放下防备,必须予以必要的尊重,听听他的经历,求教一些年龄阅历上的问题,分享一些健康和依存的问题来打破冰点。

服刑人员陈某,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在接近六年的服刑期里,除了减为无期徒刑后再未减过刑,且经常违规违纪。第一次为苗某开展心理咨询,也是我与他第一次见面,他的防备心理很重,认为我帮不了他,摆出桀骜不驯的模样,并直接告诉我不想跟我谈,所以第一次咨询潦潦草草的以了解对方基本情况而告终。在第二次咨询前,我意识到像陈某这样的个案,常规心理咨询及强行灌输的方法对他可能起相反作用,必须另辟蹊径先找到共同话题,建立关系。我年龄与他相仿,因此第二次咨询过程中并没有解决他的任何心理问题,而是聊聊我们共同关注的事情,比如美食和交友等,慢慢的在与他的交流中,他逐渐对我放下的防备,愿意跟我讲他的犯罪事实,家庭情况,配偶关系等。在这其中,我也抓住了他重要的心理问题,陈某告诉我他从小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后来母亲出轨了又因钱的问题,带了几个社会闲杂人员上门找他父亲的麻烦,结果父亲失手杀了人,被判处了死刑,之后他一直被其大伯抚养成人,整个童年的回忆里对母亲的印象只有憎恨。后来她的母亲突然联系他,叫他一起生活,了解后得知母亲嫁了一个煤矿老板又离婚了,现在条件比较富裕,他过去后,母亲对他很好,但是他告诉我他依然很恨母亲,她给多少钱他就花多少,成天在外面鬼混,接触了社会闲散人员,之后喜欢上了看美女直播,结识了比他大20多岁的菲某(女),并爱上了对方,陈某自述喜欢比自己大比自己成熟的女性,喜欢被人照顾的感觉,但他接受不了被约束,所以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与行为,经常产生暴力的幻想。综合他的成长史,我分析他有一定的恋母情节,主要原因在于他从小缺失母爱,加之家庭的变故,对其心理健康影响巨大,导致现在的偏执、过激等心理问题,没有归属感的他总爱伪装成桀骜不驯的样子,掩饰自己脆弱的内心,时间长了,他也默认这就是他的性格了。再后来的几次心理咨询中,他愿意跟我吐露更多真实的想法。

与陈某的咨询还在进行,我不敢说最后能否完全矫正他的心理问题,但是至少我目前采取的方法找到了他的问题所在。

尽管民警与服刑人员身份上具有特殊性,但我认为心理矫治工作中,咨询师尊重矫治对象的价值观和人格,把矫治对象作为有思想感情、内心体验、生活追求和独特性与自主性的活生生的人去对待,对矫治对象的现状、价值观、人格和权益给予接纳、关注和爱护,做到平易近人,或许也是得到服刑人员更真实心理想法的方式。

分享:
0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