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阳光监狱  >  新生之路

忏悔录:不真实的母亲

  • 字体:
  • |
  • 发布时间:2019-06-04 16:59
  • |
  • 来源:
  • |
  • 打印本页
  • |
  • 关闭本页
  • |
  • 阅读量:

母亲从远离省会城市贵阳200多公里的大山深处——我的老家。携带着满头银发,一对肿胀昏花的泪眼和为了生计在大山深处积年累月、早出晚归而变形且患有风湿伤痛的病腹,在一个星期四的下午坐在监狱会见大厅1厘米厚的玻璃前等候着接见她那日思夜想的儿子。那天的下午,因为没有留存一丝的预感,监区干部带我走向监狱行政大楼的那一刻,我的心的怪怪和平静的,因为不曾预想母亲会来,见到母亲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预料之外的咋舌,咋舌的是梦境般的不真实。


50eb61dcce8db15a-ff13132a1f5a7881-01c97a06d846535cba5f0cb03617d55f.jpg

不真实而使人怀疑,因为那天并不是三监区的会见日,但我不能怀疑母亲就坐在我面前的事实,也不能怀疑母亲心里盛满“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那份焦虑,母亲可是三、四年未曾见到她的儿子了,母亲可是受够了一千多个日夜的煎熬与守候,一旦锁定儿子“远行地”的坐标,心里只想见见儿子,哪里还管得了今天是星期几,哪里还管得了是不是会见日。

不真实而让母子俩泪炬,因为母亲见儿的地点不是她老人家熟悉的家门口,就算母亲勉强收干思念的泪水,儿子也看得出母亲脸上躲不尽勉强的坚强,看一眼母亲肿胀昏花的泪眼,儿子就算潮水般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也不能飞越赎罪的尽头。母亲焦虑的守望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却无法换来儿子三、四年在母亲膝下尽一份微薄的孝道。也许母亲早已忘却老祖宗宣扬的“养儿防老”这一骗人古训。母亲一旦锁定儿子“远行地”的坐标,多的是思子心切的揪心,哪里还管出没出过远门,哪里还管晕不晕车,哪里还管远方的东南西北。母亲那个年岁,是她们与学堂无缘的年代。母亲虽不曾有半点文化,但所幸的是母亲一生贤德、明事理,所幸的是母亲到了这个年龄思维仍很敏捷,到了这个年龄母亲仍然知道家里亲人谁走丢了,可母亲想不通的是在她整日的唠叨陪伴中,居然还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玩隐身、走丢失。所以,记忆中的母亲和现实中眼前的母亲陡然变化,记忆颇深最痛的是眼前的母亲由于焦虑部署显得二是更加的让我无法接受的苍老。那天,唯一不变的是母亲的唠叨。儿呀!你在监牢里过得好吗?里面生活怎么样?有得肉和蛋吃吗?听说里面可以买吃的哟?儿呀!想吃什么就多买点噢!....过十多天又是你接尾巴的日子了,你不在身边的这几年,每年你接尾巴的日子里,妈都还记得早早就会去为你煮一个鸡蛋等你来接尾巴,妈是煮一回哭一回呀!因为手拿鸡蛋不见我的儿来接尾巴呀!母亲的唠叨,瞬间击碎童年接尾巴时幸福甜美的大门。小时候,不论家里有多么窘迫,每逢翘首盼望的生日到来时,母亲都要给我煮上一个鸡蛋来接尾巴,母亲那双长满老茧的大手捏着鸡蛋在我头上滚来滚去,嘴里同时唠叨着“接尾巴,接尾巴,我的刚儿刚儿快长大”,年少不懂事,母亲滚鸡蛋时,我好不耐烦,心里想的是管他长不长大,急的是得赶快从母亲手里把鸡蛋夺过来,然后磕破、剥皮、吞掉。


c9f4c64ba297ae2bdf602b11b0e8230c.jpg

纯洁、执着、坚定、无私的母爱哟,去哪里找寻华丽、得体的辞藻来描述天底下的这份纯洁、执着、坚定与无私。48年了,每年的那一天年老人家都还记着为这特殊的一天支付一枚鸡蛋啊!年近古稀之年的母亲哟!儿真的好替母亲的健康状况担忧啊!又是一个一年的时长,因为思念我的母亲,我是每天都生活在魂牵梦萦和提心吊胆里。有时我也在想,能否找寻一条路,找寻一条速达母亲身边的道路,到那时,母亲啊,儿想做咱家门前那株茂密的爬山虎,儿会伸出所有的触手,抱紧母亲瘦弱的身躯,不再让我的母亲老去。(服刑人员作品)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