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党建专栏

全国监狱工作先进个人---“不甘寂寞”的老陈

  • 字体:
  • |
  • 发布时间:2019-04-18 15:48
  • |
  • 来源:
  • |
  • 打印本页
  • |
  • 关闭本页
  • |
  • 阅读量:


  老陈今年43岁,现任太平监狱二监区政治教导员,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2019年1月30日,被司法部表彰为“全国监狱工作先进个人”

  “没有追求和付出哪来的成功……只要为了梦想不服输,再苦也不停止脚步……”

  正如歌曲《没有什么不同》里所唱的那样,老陈从事监狱工作24年来,他和大多数监狱民警一样,凭着对监狱事业的执着追求和真诚热爱,以饱满的工作热情、踏实的工作作风和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在平凡的岗位上怀揣着最初的梦想,苦干实干、甘于奉献,抒写了一个又一个改造故事。

 攻心治本

  教育转化用心书写

  2013年3月,张某因犯抢劫罪、盗窃罪于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同年7月调入太平监狱服刑。入监后,张某抵触规范,消极对待劳动改造,性情冷漠、缺乏基本的人际交往能力、行为自控能力差,尽管民警多次对他进行教育,但成效均不明显。

  为“搞定”张某,老陈认真查阅了他的档案了解其家庭环境等信息,在和张某谈话时也留心观察他的言行。在一次次的交谈之后,老陈发现张某种种表现主要是受成长环境的影响,导致其从小就是偏执、放荡不羁的性格。现在入狱与女友失去联系后,他更加觉得自己是一个被社会、被亲人抛弃的人,心里积满了怨恨。当有人靠近他时,他就会带着敌对和警惕的情绪,完全把自己封闭在自己圈起来的世界里寻找安全感。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老陈与监区的同志们多次开会碰头,最终制定出了一套适合张某的改造方案:一是动之以情,加强情感沟通,建立互信,用温度感化他;二是晓之以理,规之以矩,促使其正视监规纪律和自我个性之间的关系,引导该犯正确处理改造中的各种人际关系;三是针对其个性特点,导之以行,安排合适的岗位,挖掘其身上的闪光点,激发其改造热情。

  基于以上对张犯的分析判断,他决定采取治人治本,攻心为上的策略。  

      为走好关键的第一步,老陈除了找张某谈心谈话和观察言行,还要求其平时多看书学习,每月写改造心得及学习体会,对其加以引导。并积极与张某的家人取得联系,将张某的改造情况告知其父,邀请其父来监进行亲情帮教,同时给张某录制视频到他家去家访。

  2015年1月,张某的父母来监会见张某,看着年岁已高的双亲不顾路途遥远来看望自己,听着父亲略带责怪而又心疼的话语,张某低下了头,紧紧地抱着父亲,愧疚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爸妈,我错了,儿子知道错了,是儿子辜负了您们!请您们相信我,我一定好好改造,早日回家去孝敬您们。”亲情帮教结束时,张某向父母和在场的警官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警官们所作的一切,并表示今后一定服从管教,好好改造。

  随后的日子里,张某积极投入改造,与同改的关系也渐渐变得融洽起来。

  一次民警在无意中了解到张某对音乐创作有强烈的兴趣,从教育转化的角度考虑,监区经过评估,同意其组建乐队,并邀请专业老师进监对其进行指导。在随后监区开展的各类文艺活动中,张某都积极参加,他自创的歌曲得到了同改和家属们的好评。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年下来,张某表现稳定的周期由原先的至多半月,逐步提高到一个月、两个月,直至2015年、2016年、2017年未发生一起较大违规违纪事件,规范意识逐渐提高,2018年张某已获减刑9个月。

尽心履职

  深陷险境 不忘初心

  2018年夏季的一个午,服刑人员殷某忽感右下腹疼痛难忍、脸色苍白,经监狱医院初步诊断为急性阑尾炎,需进行手术治疗。但因监狱医疗条件有限,不能做手术。老陈在请示了监狱领导,办理好离监就医手续后,带队把殷某押解到省司法警察医院进行手术。

  殷某的命是捡回来了,但在返回单位的途中,老陈却发生了意外车祸。护栏穿透车窗插入他的左腿,猛烈的撞击导致他左内外踝开放性骨折,左下肢、左髋部、右下肢软组织裂伤,左坐骨神经损伤左脚第四趾骨、跖骨骨折,情况十分危急。

  医生经过长达6小时的手术后,终于将老陈从死亡边缘抢救了回来,后又经过3次不同的手术,进行了骨折、植皮等康复治疗。

  刚从麻醉中苏醒的老本,看着床边的家人和监区同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伤势有多严重,反而问道:“其他人呢?他们有事没?他们在哪里,我去看看。”说着就想坐起来,可他的这一动作却引来了来自身体的“控诉”,顿感身体无力,并带着钻心的疼。

  看着父亲努力而又无助的样子,站在一旁的女儿忍不住心疼的跑到父亲面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爸,你能不能先考虑了一下自己,好不容易才把你从死神那里抢回来,你别乱动了好不好?你不知道你的伤有多重吗?你不知道我和妈妈有多担心你吗......”

  女儿的一番话,老陈这才发现自己挂着点滴,左腿打着石膏。这时妻子走到他的身边,红着眼眶告诉他,其他人都没事,都在别的病房接受治疗,并告知了他关于他的伤情。听了妻子的话,老陈终于明白女儿刚才激动的原因,看看身边还在抽泣的女儿,老陈露出他独有的笑容说到:“别哭了,爸爸这不是好好的吗?知道你心疼爸爸,爸爸答应你,这段时间好好养病,什么都听你和妈妈的,好吗?你不是总说我没有好好的陪你和妈妈吗?这次就当是爸爸休息,我好好的陪陪你们,只是地点不同,也不能带着你们玩,你们不会介意吧!”说完,老陈望向另一旁的妻子,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愧疚和谢意。父女间的对话,夫妻间的眼神,让在场的其他人心情变得沉重而复杂。作为监区领导的他,总是把太多的时间放在了工作上,陪伴家人的时间却少之又少,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当同事们还在想着让老陈好好养病时,没想到闲不住的老陈已经将电话打到了监区询问情况了,与主管领导探讨工作上的困难,开导有思想包袱的个别民警。用他的话说,与其躺在床上虚度光阴,还不如找点事做做,这样心情愉悦对身体康复也有帮助嘛。

  2018年12月31日,天气异常寒冷,而“不甘寂寞”的老陈又拄着拐杖来到监区,原本5、6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半小时,当他满头大汗出现在监区时,大家是心疼,但更多的是感动和敬佩。将他扶坐在办公室时,他又笑了:“每年的这一天和你们一起守平安,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和你们在一起我踏实。”

  像陈洪国这样的同志在监狱系统数不胜数,他们热爱自己的事业,以一颗赤诚的心诠释一个监狱人民警察的定义,以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投身自己的事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抒写着独特的从警生涯,凭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与热爱,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努力维护监狱安全稳定。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