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队伍建设
驻监武警的前世今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八一”建军节即将来临,这是个军人无上荣光的日子,太多峥嵘岁月值得回顾,太多的浴血奋战可歌可泣。军人这个词激荡着所有中国人,他们不仅仅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钢铁长城、威武之师,更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坚强力量和基本保证。作为监狱人民警察,为确保监狱安全与驻监武警部队官兵共同战斗在一线,有很多感怀,略记一二。

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社会主义的新型监狱,与历史上一切剥削阶级的监狱有着本质的区别,它是无产阶级实现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之一,是对一切反革命犯和其他刑事犯实行惩罚与改造。建国初期,一批解放军官兵刚刚结束在战场上的战斗,就投入到劳动改造罪犯工作中来,劳改干部也不再是简单的看守,在新中国监狱工作方针的指引下演化为集教师、医生、社区管理、心理辅导为一体的灵魂工程师。与此同时,武警部队开始担负监狱外围的武装警戒和看押看守任务。

1949年9月2日,军委公安部部长罗瑞卿转中央军委138号代电令:“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及所辖第1师、第2师即日成立。”这个公安中央纵队实际上就是武警部队的前身,当时隶属刚成立不久的中央军委公安部,主要担负党和国家中央机关、中央首长的安全警卫及维护北平治安等任务,并配合部队完成了第一届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的警卫工作。

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成立大会

1951年9月,公安部队全称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1955年7月18日,根据国防部命令,公安部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军。成为与陆军、海军、空军、防空军并列的解放军五大军种之一。

1957年9月1日,根据中央军委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军番号撤销,公安军领导机构改编为总参谋部警备部,在一些军区司令部内设立警备部(或称公安部队部)或警备处,作为领导内卫、边防工作的业务部门。原公安军所属部队复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

公安部队战士在上海外滩执勤

1958年12月,总参警备部所属公安部队和公安部所属武装警察合并,整编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由公安部领导。

1963年2月1日,根据中央军委、公安部命令,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改称“中国人民公安部队”。

1974年6月,随着边防、武装、看守、消防民警陆续由职业制改为义务兵役制,公安系统中的这些警种和划归到公安系统中的部分解放军内卫部队,统改称为“人民武装警察”。

武警列兵在人民大会堂前执勤

1982年6月19日,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担负内卫执勤任务的部队同义务兵役制的武装、边防、消防警察统一组建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作为国家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受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

1983年1月25日,国务院任命了武警部队领导人,武警部队机关在北京开始办公。4月5日,武警部队正式宣布成立。此时,武警部队的领导体制简称为“一统二分”。即由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各地公安机关分级管理、指挥,但以“两分”为主。

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自2018年1月1日起由人民解放军担负国旗护卫任务。

2018年1月1日零时起,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不再列国务院序列。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政治决定,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的重大创新举措,是加强党对人民解放军和其他人民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政治设计和制度安排。

武警部队在一系列的发展变化中,职能任务也趋于稳定和专业,监狱、看守所的看押看守任务也一直由武警部队内卫总队承担,长期以来,他们与监狱人民警察一道,坚守在监狱安全战斗一线,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同时也形成了“三共”“八联”等沟通协调载体和机制,为监狱的安全稳定和社会大局稳定默默坚守和奉献。

世界各国的监狱都是通过运用围墙、电网、岗楼等显著物态设施,以物理警戒和武装力量为保障,形成时间、空间隔离,将罪犯在刑期内隔离在高墙内,也保障与外部社会的隔离,任何人都不能任意超越这些隔离,这是并成为监狱安全的重要屏障。一驻监武警部队营地通常毗邻监狱设置,以便于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和应急处置。在十年动乱期间,政法系统遭到极大破坏,由于各种力量的冲击。我所在的遵义监狱没有足够的力量对监管区进行严格控制,以致于当地老百姓和民警职工一样在监狱二门以外随意穿梭,守卫二门的武警岗哨就显得尤为重要。那时候称呼武警岗哨为“武装”,只有报告“武装”并经“武装”同意后才能进入二门。武警的岗楼也是当时期监狱的最高建筑,起到瞭望和察觉狱情异动的功能,尽管环境简陋、条件艰苦,但在监狱警察和驻监武警的共同的努力下,依然确保了监狱没有发生暴狱冲监事件。

监狱岗楼执勤的武警战士

在新中国监狱初创时期直至八十年代末,驻监武警部队在担负监狱外围安全警戒任务的同时,因为共同的任务,也因为早期的监狱警察来源于军人的缘故,驻监武警和监狱警察天生就联系紧密,小到单警训练的动作标准化与长途奔袭体能拉练,大到防暴反恐演习、双警联动处置等,驻监武警部队都以军事化过硬作风影响着监狱警察队伍的建设,每次的监狱的大型活动中武警的参与都是一抹亮色,他们列队整齐、身姿挺拔,行动整齐划一。现实中,有不少武警战士在退役后通过监狱人民警察的招录又重新与监狱警察并肩前行,因为深爱着国家和人民,共同打击和预防犯罪,无论是橄榄绿还是藏青蓝,身后都是要保护的人民。在生活中,驻监武警和从无到有创造监狱事业的监狱警察一样保持部队的优良作风,利用备勤训练的种植和养猪来改善生活,并发扬子弟兵的优良传统,经常义务帮助当地老百姓。

九十年代的《监狱法》颁布后,国家开始加大对监狱物防设施的投入,并在本世纪初开始监狱布局调整的建设,驻监武警部队从训练场到居住环境也得到了较大改善,原来老旧的木质砖房青瓦也换成四层左右的楼房,设置宿舍、餐厅、会议室、学习室、洗澡室等功能分区,并且有较为统一的外观,营房外的安保措施也正规化,原来养猪房改造成为警犬训练地,菜地通过战士们的精心种植变成美丽的绿化。随着武警部队也随着监狱物防设施的改善迎来新的任务。新建或改扩建的监狱按照《监狱建设标准》新增了围墙巡逻道,武警的任务里不但多了围墙上巡逻和多个岗楼哨位的瞭望观察,还开始与监狱工作的深度融合,在布局调整完成后,不少监狱已经连续多年实现罪犯零脱逃率,其中驻监武警功不可没。

随着社会的日益发展,国家和社会对监狱治理能力现代的要求越来越高,因而现代监狱必须追求最佳的行刑效益,立足于社会治理的基本要求,在保持惩罚力度的基础上以罪犯顺利融入社会生活为刑罚执行的根本目的,而监管场所的安全是监狱得以正常开展刑罚执行工作的前提。驻监武警的外围武装警戒任务正着力从被动防御型转向主动保障安全型,在担任监狱围墙巡逻、岗哨监控、门岗执勤、大规模武装押解罪犯调动、临时押解病犯就医、监狱特殊任务场所安保等任务的基础上,依托智慧监狱建设平台的强大信息化战术,更增加了AB门岗车辆人员安检、无人机组网防控、加入监狱应急警力布控、通讯指挥协调等,并在响应重大警情中的外围警戒、现场增援、设置关卡等发挥重要作用。

武警官兵进行比武考核

驻监武警始终以保证监狱安全为自己的中心任务,无论是常规的监管场所外围警戒,还是其他有可能对监狱安全造成威胁的各类隐患中,坚持平战结合,为打造世界上最安全的监狱努力。在新冠疫情期间,驻监武警部队克服了种种困难,严格执行监所疫情防控措施,加强训练和实战准备;在今年各地夏季以来暴雨成灾,驻监武警部队在担任监狱安全保障的同时,增加防汛应急任务,如岗楼哨位每天至少报告一次观察到的周边山体土壤饱和度和泄洪自然水道情况,以及树木折断损坏、石块沙土等阻塞道路和河道情况,并连续观察水位上涨速度。

每天上下班路上经过驻监武警的营地,都会听到嘹亮的口号声和整齐的喊杀声,还有路上经常看到武警战士们的负重训练,橄榄绿的身影总是那么矫健、刚强,被汗水湿透的黝黑面庞是那么坚毅和有力,给人们无比的安全感。是的,驻监武警部队无愧于他们军人的荣誉,无论严冬酷暑,无论任务艰巨危险,他们始终恪守军人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要求,坚定不移地做监狱安全的保障,做国家安全的磐石。(李环)                                    

注:图片来源于中国军网


上一篇:
下一篇: